fisya超棒的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343:強勢護夫,棠光杳杳齊上陣(二更看書-44r6y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风把她的裙摆吹动,她走进来,窈窕斯文:“来接我先生。”
虽然都很熟,但还是得按规律办事。
王刚告诉嫌疑人家属:“戎先生是这个案子的嫌疑人,在排除嫌疑之前得暂时拘留。”
外头的风轻柔柔的,五月的太阳暖融融,风撩动她耳边风发,染上日头的颜色后,她整个人都在发光。
她是王刚见过的最从容不迫的嫌疑人家属了。
“排除嫌疑之后呢?”
姑娘家太温柔美好,王刚都不忍伤害了,但还是要得按规律办事:“暂时还排除不了戎先生的嫌疑。”
徐檀兮没说什么,回头看向外面。。
外面就走进来一个人,一个男人,个子很高,进来说:“我是王敏的男朋友。”
对了。
这个男人身形和戎黎几分像。
拐个大神偷个娃
他抬头,脸倒是半点儿也不像戎黎,浓眉大眼,颧骨很高。
他似乎有点怕徐檀兮,小心地瞄了她几眼才接着开口:“遗书是我逼她写的,跟他她开房的人也是我。”
这一波操作,有点让人猝不及防啊,王刚觉得他得重新审视一下徐檀兮了,莫不是被戎黎“近墨者黑”了?这怎么看也不像正经路子搞来的证人啊。
“大彬,”王刚先办正事,“把人带进去。”
大彬把人带去审讯室。
“你们录完口供,是不是就可以放了我先生?”徐檀兮问道。
医修
“如果口供没问题的话。”王刚没把话说满。
她走进来,找了个空位,拂裙坐下:“劳烦了。”
不闹,不离婚,不卷走财产,反而给警方送来个证据,然后静坐着等涉嫌诱奸的丈夫。
这是什么神仙的妻子?
代入感太强,王刚又开始相信爱情了:“给徐医生倒杯水来。”
时间往回倒。
上午十点五十八,徐檀兮接到徐放电话,知道戎黎被带去了警局。
她挂了电话,回首,叫了声:“乔小姐。”
重生之生活就是流水賬
乔子嫣从楼梯口走出来:“徐小姐叫我有事吗?”
她是保护徐檀兮人身安全的职业跑腿人,当然不是免费的,戎黎付了天价。
“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请说。”
铁血山河 此生只爱她一人
唐晓钟十二半点左右问徐檀兮下午能不能来做笔录。
徐檀兮电话里问:“可不可以把受害人的遗书拍给我看一下?”
原则上不可以,唐晓钟说:“可以。”
他把照片发过去。
徐檀兮看完后,询问:“我有要事没忙完,能否晚一些去做笔录?”
原则上不可以,唐晓钟说:“可以。”
徐檀兮道:“谢谢。”
天印五環 大鵬哥
井泉傳 畊樵居士
中午十二点四十三,徐檀兮回了麓湖湾,老许说十一号没有监控。她随后去了王敏开房的酒店,确定了一件事,有人好早就盯上戎黎了。
下午一点四十五,王敏的父母做完了笔录,随即,徐檀兮接到了乔子嫣的电话。
“两位没回家,好像是要去学校。”她在开车,跟着前面的出租车。
徐檀兮思考了很短时间,下了一道命令:“把人拦下来。”
“OK。”
乔子嫣挂断电话,踩油门加速,超了出租车之后,右打方向盘,往路上一横。
出租车突然急刹车,滑行了几米后,停下来了。
乔子嫣下车,走过去,手关节敲了敲出租车的车顶:“两位要去哪儿啊?”
王爷善妒,强占间谍王妃 月琥珀
车窗降下来。
王敏的父亲叫王田福,五十多岁,长相憨厚,看着老实:“你是谁?”
“我?热心市民啊。”乔子嫣稍微弯下腰,单手撑在车窗上,笑得很像个女混混,“去哪?热心市民送你。”
王田福的妻子胆小,赶紧把车窗关上:“师傅,快开车,我们不认识这个人。”
“你女儿叫王敏对吧?”乔子嫣不急不忙地把手收回去,“你儿子叫什么?是不是叫王贤凯?”
车窗升到一半停下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提他们儿子?
威胁咯。
王田福慌神了:“你到底是谁?你要干嘛?”
十世苦行 仁大义高
“我就是个跑腿的热心市民。”乔子嫣敲窗三下,警告,“别磨蹭,快下来。”
王田福夫妻两个畏畏缩缩得下车了。
出租车一溜烟就跑了。
乔子嫣坐到主驾驶,回头,眼神超级不好惹:“上车,热心市民送你。”
那夫妻俩哆哆嗦嗦地上了车。
车开去了鲲鹏大酒店,乔子嫣把人带到了1308房间。
王敏的遗书里写了房间号,正是1308。
王田福只觉得头皮发麻,磨磨蹭蹭地走到了门口:“你带我们来这儿干嘛?”
乔子嫣拧开门,一手推一个:“进去。”
王田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怕得要死,大着嗓门虚张声势:“你到底要干嘛?我要报——”
“报警吗?”
王田福猛地抬头:“你又是谁?”
——————
房间里的窗帘拉上了,有些暗,那人端坐在床尾,裙摆铺得整整齐齐。
是徐檀兮。
“你女儿诬陷的那个人,是我先生。”
王田福的妻子陈氏慌里慌张地四下打量:“你找我们干嘛?抓你老公的是警察,又不是我们。”
徐檀兮起身,把放在一旁的东西扔到地上,是两条白色横幅,上面写着:容姓老师诱奸学生,不配为人!
字是血红色,用的应该是某种动物的血。
这一样的横幅,陈氏的包里还有两幅。
徐檀兮很少动怒,很少这样冷着眸子:“这些横幅二位打算要挂到哪里去?”
“这是我家里的东西,怎么会在你这儿?”王田福反应过来了,立马梗着脖子说,“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
“诽谤诬陷也犯法。”徐檀兮往前走了一步,脚踩着横幅,眉眼温柔,平静中,自见眸光汹涌,“对于王小姐的死我很抱歉,但这件事与我先生无关,警方也才刚开始立案调查,还没有确定凶手是谁,二位就急着散布谣言,是否欠妥?”
不仅欠妥,还可疑。
王田福壮着胆子反驳:“我女儿的遗书上写得一清二楚,就是你老公干的,不要脸的东西,糟践我女儿——”
她眼角微微下压了一分,目光陡然森冷。
瞬间,换了个人。
棠光一脚踹在王田福肚子上,王田福大叫,刚要爬起来,棠光抬脚就踩在他胸口:“再说戎黎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这是第一次,棠光直接共享了徐檀兮短时间内的记忆,没有任何过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