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yxp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愛下-第242章  像是小情人分了手熱推-38u85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罪当问斩!
“噗通!”
李瑟瑟双腿一软,惊恐跪下。
清秀的小脸宛如一张金纸,她双手死死撑着地面,身躯颤抖如风中落叶。
她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那些人答应得好好的,怎么会临场变卦呢?!
她抬起头,突然看见南宝衣云髻上簪着的明珠。
一颗明珠,价值千金……
她眼睛一亮,突然尖叫:“定是南家拿钱财贿赂了那些读书人!陛下,南宝衣是祸国殃民的妖女,她死有余辜啊陛下!瑟瑟,瑟瑟才是真心为江山社稷着想的人!”
她宛如魔怔般膝行上前,伸手想拽萧弈的袍裾。
萧弈满脸厌恶,一脚踹开了她。
他护着南宝衣退后两步,正要下令当场处死李瑟瑟,李山长突然崩溃跪下。
他嚎啕大哭着,把李瑟瑟搂进怀里:“求陛下看在瑟瑟对您一片痴情的份上,放她一条生路!草民,草民愿意让出寒门之首的位置,愿意把名下所有书院都捐出去!”
南宝衣冷眼看着。
这位李山长,倒也算爱女心切,令她想起了前世的爹爹。
她又想起当初不小心拿沸水烫伤了李瑟瑟的脸,便道:“李瑟瑟,这一次我不与你计较。从今往后,不许你出现在我和二哥哥面前。”
她不愿再看父女俩抱头痛哭的画面,寒着小脸,转身朝青纱长檐车走去。
李瑟瑟抬起红肿的杏眼。
视野中远去的少女,脚踩镶嵌着东珠的绣鞋,织花裙边罗襦裙随风招摇,细腰袅袅,丝绦轻盈,露出的一截后颈,比云髻上的明珠还要洁白莹润,她连背影都如此矜贵娇美。
南宝衣总是高高在上,昔日沈皇后权倾朝野时如此,如今沈皇后倒台了,她却还是被新帝千娇万宠,甚至即将被封为皇后……
天底下的好运,是不是都被她南宝衣一个人抢走了?
她不服!
——从今往后,不许你出现在我和二哥哥面前。
她居高临下的姿态是那么令人厌恶,天子都还没有发话,她又有什么资格处置她?!
嫉妒的火焰熊熊燃烧。
李瑟瑟突然站起身,尖声大喊:“南宝衣,你忘记你从前犯下的罪了吗?!你故意拿沸水泼我的脸,导致我脸上至今还留着疤!你看看我的脸,难道你不需要补偿我吗?!”
南宝衣驻足。
白嫩小脸上清寒更甚,眼底是无法压抑的厌恶。
有时候她想放过对方,可对方偏偏不肯放过她……
李瑟瑟宛如得胜的公鸡,骄傲地扬起脑袋:“你是不是无话可说了?!作为补偿,南宝衣,我要你自毁容貌,离开天子,离开长安,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至尊狂妃:大月风华 公子亵情
南宝衣突然转身,一步一步走回到茶摊旁。
围观百姓早已遣散,四周都是二哥哥的心腹。
她低垂眼帘,扬了扬精致的唇角,伸手拎起陶瓷水壶——
李瑟瑟还在报复般滔滔不绝:“做了恶,就该承受相应的后果——”
话音未落,一只茶壶突然砸向她的脸!
李瑟瑟躲闪不及!
滚烫的沸水溅了她小半张脸!
她尖叫着捂住受伤的面皮,仪态尽失地在地上拼命打滚。
南宝衣面无表情:“因为心怀愧疚,所以回到长安以后,我曾向姜大哥问过你脸上的伤。他说当初的烫伤早就痊愈了,现在的伤疤,是你自己弄上去的。你既喜欢,我便替你多弄一点。你四处嚷嚷是我故意毁了你的脸,当初御花园我并非故意,今日,倒确确实实是我故意的。”
她弯了弯嘴角,毫不怜惜地走向青纱长檐车。
萧弈抱臂而立,凉薄地扫了眼李瑟瑟,眼底笑容讥讽,转身跟上了南宝衣。
青纱帐幔被放下。
淩禦九天
南宝衣把头埋进萧弈怀里:“委屈。”
萧弈安慰般摸摸她的小脑袋。
长檐车行驶起来十分平稳。
驶出熙攘繁华的大街,萧弈垂眸,怀中的小姑娘闭着丹凤眼,呼吸绵长平静,是睡着了的模样。
指腹怜惜地轻抚过她的眉眼,他低声:“叫李家迁出长安。”
十言正在赶车,闻言轻声称是。
天穹之上,几朵云遮住了秋阳,车中的光影渐渐暗了下来。
萧弈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茶水滚过咽喉,他狭长的凤眼漆黑晦暗如云雨:“李瑟瑟,不必留了。做得干净点。”
街头酒肆。
穿五彩丝绦罗襦裙的少女,抱一座绛纱灯,盘膝坐在高高的青黑色屋脊上,目送长檐车远去,不满地鼓了鼓腮帮子。
李瑟瑟也太没用了,她都帮她想好主意了,到头来却还是搞得一团糟,以新帝那脾气,说不定她还会搭上性命。
究竟要怎样,才能杀了南宝衣呢?
秋风过境。
少女腕间和腰间成串的小金铃叮铃作响,流苏丝绦随风招摇,隐约露出佩戴在腰间的一枚桃木牌。
她眺望北方,清澈的瞳孔里掠过一重重思量。
……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李瑟瑟死了?”
长乐宫寝殿。
已是初冬。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松本清张
南宝衣穿了件獭兔毛领琵琶袖的小袄,坐在熏笼边吃秋天晒制的柿饼,撕开遍布糖霜的柿饼外皮,便见柿肉甘甜软糯,入口即化。
荷叶为她添上热杏仁茶:“可不是?奴婢也是才听宫人说的,好像五六天前就死了,说是半夜起来,对您和天子深感愧疚,为了谢罪,自个儿吊死在了李府花园的柳树底下,早上被人发现的时候,身子都僵了!怪吓人的!”
南宝衣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口柿子肉。
她才不信李瑟瑟会因为愧疚而自尽。
不过说到底,李瑟瑟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
她弯起眉眼:“这柿饼真甜。对了,今天是国子监开冬学的日子,咱们去给阿弱送一些,他爱吃甜食的。”
荷叶笑着称是,特意拎了满满一食盒的柿饼,好叫阿弱分给其他小朋友吃。
血滿天地 東宇
主仆俩来到国子监门口,才发现来的不只是他们,不少家族长辈都亲自送自家小孩子来上学。
有的小孩儿第一次读书,在门口哭着闹着死活要回家,娘亲也舍不得,便抱着小孩儿痛哭流涕,最后被严厉的父亲提了棍子,好一番毒打。
“南姨。”
清脆稚嫩的女音忽然响起。
南宝衣望去。
裴家小娘子竟是独自前来,只带了一个同龄的小侍女。
南宝衣蹲下,摸了摸裴初初的小脸蛋:“怎么不叫你兄嫂送一送?冬日早起读书,大约是很辛苦的。”
冬天的时候,她就做不到早起读书。
幼时还是被二哥哥提溜着,才肯起床背几句。
裴初初笑容甜甜:“南姨,我喜欢读书,我在家中读了半个时辰的书,才坐马车来上学的。”
南宝衣正要夸她几句,阿弱突然窜了出来。
六道封天
小家伙比裴初初小一岁,也要矮上半头,向南宝衣恭恭敬敬地请过安后,才望向裴初初,奶声奶气道:“我上回送你的花环,你可喜欢?我诚心诚意向你道歉,你却一句回话也不带给我,怪叫人生气的。”
裴初初双手交叠在胸前,很端庄地朝他行了个屈膝礼。
她脆声:“我不喜欢太子殿下的花环,也不喜欢太子殿下。你用言语轻薄我,你我再不是朋友。”
说完,板着小脸进了国子监。
阿弱气怒又委屈地捏起小拳头:“你……我今后也不跟你做好朋友了!阿娘送我的柿子饼,我也不会分给你吃的!”
裴初初头也不回。
阿弱更着急:“你,你到时候可别馋嘴!”
南宝衣忍俊不禁,低声对荷叶道:“像是小情人分了手。”
刚说完,对面徐夫人牵着徐晚婉过来了。
徐夫人生得白白胖胖,笑起来时眼睛眯得快要看不见:“太子殿下、南姑娘!可巧,我们婉婉也是来国子监读书的!婉婉,快请安!”
南宝衣望去。
徐晚婉小小年纪,却被打扮得十分精致华贵,戴在发髻上的铃铛都是纯金和珍珠打造,一身桃粉色的袄裙也相当亮眼。
徐晚婉害羞屈膝:“给殿下请安,给南姑娘请安。婉婉第一天上学,还望太子殿下照拂一二,如果能有幸坐在殿下身边听课,那更将是婉婉的荣幸。”

这一章有点长,多了七百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