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l84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詭三國-第1989章親情人情,着甲卸甲看書-e2jzv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呵呵……』
曹操冷笑着。
『骠骑之处,倒是新婚遐迩,逍遥自在……可是为何某这里确实一片乌烟瘴气,魑魅魍魉?嗯?你说说看?』
曹丕低着头,不知道要怎么说。
今天曹丕还特意起了一个大早,原因是昨天他睡懒觉的时候被曹操撞上了。
人么,到了冬天的时候,便是觉得千好万好不如暖被窝好,再加上曹丕年岁也不算是很大,多少也是有些嗜睡的,结果自然是被曹操好一顿痛骂。
曹丕原本想着,今天起早一些,也算是自己幡然改过的表现,多少能得到曹操的一点赞许,结果没想到迎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这尼玛骠骑,他婚嫁与否与我何干?
怎么连骠骑的事情都要往我头上扔?
銀河帝國之刃 淮上
曹丕不敢用小胳膊去扭他老爹的大腿,自然将满腹的怨气全数都算在了骠骑将军斐潜头上,先在心中拿个小本子记下来……
曹操这两天,有些肝气郁结。原因很简单,清河县令死了,倒是留下了一个好名声,而曹操则是恶名顶在了脑门上,想要摘都摘不掉。
清河县令,很清贫。长子早夭,唯有一女。
曹操还要派人去给送温暖,表示自己很大度,清河县令完全不需要这样做么,可以正常谏言就好,何必用此激烈的方式呢?看看,我被人骂了,还去照顾他的老小一家,天下还有我这么仁厚的主公么?
但是曹操这口恶气,就只能憋着了,能不肝气郁结么?所以昨日见到了曹丕,便是劈头盖脸一阵好骂,也就正常不过了。只不过,即便是骂了曹丕,也不能舒缓曹操的郁闷,因为其根结并不是曹丕造成的,所以曹操发火归发火,发完火了,该郁闷依旧还是郁闷。
曹丕飞快的瞄了一眼他老爹的面色,以为他老爹看不见,然后迟疑着说道:『骠骑无忧,多是上下一心,而父亲大人此处,怕是心怀各异……』
『嗯……』曹操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有些对,有些不对……』
『啊?』曹丕一愣,什么叫做有些对有些不对?
其实曹操大体上也能知道自己究竟和斐潜差距在哪里,但问题是即便是知道了,也不好搞……
就像是装修,又要泥水又要电工,说不得还要上木作,再加上粉刷工,五金工等等一大堆的事情,但是如果是毛坯房,相对来说可能稍微简单一些,按照流程一点点来就是了,但是如果原先已经装修好了,要拆了重新装修,然后一不小心打到了水管,敲坏了邻居的墙皮,然后搞漏了原本的防水层……
虽然比喻可能不是很恰当,但是意思么,大概差不多。斐潜从小而大,一步一步走上来的,很多事情就是水到渠成,而曹操么,一口吞个兖州,再一口啃个徐州,现在又将冀州吞肚子里,难免消化不良,这个那个的事情。
『哼……』曹操扫了一眼曹丕,想着这小子,小的时候怎么看起来还觉得聪明伶俐的,怎么越长越是回去了呢?但是毕竟还是自家孩子,所以也就提点道,『你以为骠骑之处,就没有掣肘之人?一样都有!只不过……』
斐潜境内,也是有一些矛盾的,但是这些矛盾,斐潜基本上都能压制得住,并且斐潜之下这些内部的矛盾冲突也不算是太厉害,即便是利益冲突最大的爵田制,也有很多条例法律是在下一代继承的时候才会有非常明显变化,就像是地产房产税,虽然谁都知道这个玩意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也会在将来某个时间内推出,但是现在不是还没有么,所以大地主阶级自然没有必要立刻跳起来……
如果说给曹操十年八年的时间,然后慢慢一点点的渗透,曹操这个外戚大将军,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上任,但是凭着曹操的手段,自然也可以当得蛮稳当的。只不过,曹操现在等不起,不能拖。
腹黑爹地純情媽咪 萬邁
当下冀州豫州很多士族心中,想的却和曹操不一样,他们现在觉得中原已经算是平定了,而斐潜既然愿意缩在关中不出来,那就不出来呗,反正原本抛弃关中和陇右地区的论调,在山东士族里面很盛行,所以现在最关键是恢复生产,稳固关防,只要中原不失,何必再去招惹斐潜?
所以冀州豫州的士族,大部分都觉得没必要打,也不想继续打仗,他们就想着要趁着当下还有好多逃亡的无主土地的时机,好好的扩大自己的产业。毕竟当年是冒着风险,咬着牙没逃走的,现在既然已经局势初定,那么自然是要收获一些,要不然都被曹氏夏侯氏拿走了,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样,你明白了么?』曹操问道。
『明白了!』曹丕立刻接口道。
曹操扫了过来,『明白什么了?』
『呃……这个……』曹丕飞快的再一次瞄了瞄曹操,『明白当下和骠骑之间的差别啊……』
『差别何处?』曹操追问道。
『嗯……那个……』曹丕憋了片刻,忽然福至心灵一般的说道,『是了,联姻,对了,骠骑娶亲,父亲大人也娶亲就是……』
『你个混账东西!』曹操勃然大怒。老子讲了这么个半天,你个臭小子就只记得斐氏娶了亲不成?『滚出去!将春秋左氏抄一遍来与某!』
曹丕吓了一跳,『都,都……抄么?』
『先抄鲁庄公来!』曹操哼了一声。
曹丕抱头而去。
曹操看着,忽然皱了皱眉,这个混小子,似乎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不过,罚都罚了,就先这样罢……
……(`へ´)……
『外面可有传闻?』
曹洪依旧穿着铠甲,坐在堂中,面色深沉。昨日带着被抓到的工房管事进了城中,曹洪就先一步将消息放了出去,现在,则是等着谁先跳出来。
曹馥摇了摇头说道:『街面之上很是平稳,未有听闻什么传言……』
『嗯……』曹洪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皱着眉头,『难道说……还没发现?不至于啊……』
青彤
工房管事被抓,那么就意味着铠甲事件暴露出来,这个时候不管是来攻击曹氏,亦或是争抢这一块吃食,都是需要一些动作的,可是为什么就没有动静呢?
经过昨天的异常之事,曹馥对于曹洪的认知也是有些变化,现在见到了曹洪皱眉,多少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又看见当没看见,在一旁也是思索起来,『是否尚未传达出去?』
曹洪昨天审问工房管事,故意留了一个坑,也就是那个所谓的『蒙面之人』,既然是蒙面,也就意味着可能是任何人,所以一旦有人跳出来,曹洪就会立刻扑上去,将蒙面之人的帽子盖在他头上,然后一棍子打翻在地,以此来威慑其余的士族子弟,但是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这就让曹洪手中捏着的棍子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再等等……』曹洪沉吟着,『兔子离巢之时,难免左右瞻顾……』
那一剑的风情
曹馥点了点头,说道:『那孩儿再去外面打探一二!』
『嗯,去吧!』曹洪看着曹馥离去,在纷乱的心绪之中多少有些安慰,孩子终于是长大了,能懂得为父母分忧了……
……(´^ω^`)……
许县城外的一条道路旁。
荀彧坐于亭中,颜面平稳,水波不兴。
『启禀令君,长老已经出城了……』一名仆从低声禀报道。
荀彧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坐在亭内,任凭风吹着衣袍。
过了片刻之后,在道路的远处,便有一行车马蜿蜒而来,然后到了距离亭子两三百步的时候显然是发现了荀彧的身影,顿时停了下来。
荀彧站起身:『彧事务繁重,许久未曾问候族中长辈,今日得见,知长老安好如故,方慰彧心也……』
荀氏长老知道躲不过,倒也干脆,让车马在亭前停下,然后下了车,拄着拐杖,看着荀彧说道:『令君此来,欲倾荀氏乎?』
荀彧拱手说道:『彧不敢。』然后荀彧直起腰来,看着荀氏长老,说道,『然既为臣子,当尽忠义,若有搅乱朝纲,枉顾社稷之辈,彧亦不能坐视不理。』
荀氏长老哼了一声,也没有理会荀彧,径直一拐一拐的走入亭中,坐下,将拐杖放到一旁,然后对左右沉声说道:『都退下!』
荀氏长老的仆从自然应声而退,但是荀彧带来人的护卫则是看向了荀彧,见到了荀彧挥手,才往外站远了一些。
『中平二年,荀氏有地两万四千余亩,庄奴三千余户,口八千余……晏平三年,地三万五千亩,庄奴却只剩不足两千户!口五千余!』荀氏长老盯着荀彧,沉声说道,『今年呢?!莫说汝皆不知!』
荀彧沉默着。
『慈明在世之时,荀氏开讲,八方云集!莫说颍川,冀州豫州,何人不知「荀氏八龙」名号?!』荀氏长老眯着眼,拉达的眼皮之下光芒直刺荀彧,『汝为家主之后,敢问荀氏声望得益几何?!』
荀彧依旧沉默着。
『昔日五府征召,慈明皆不应,反举族人,广布恩泽于族内……汝却如何?当朝尚书令,权掌吏治,举了何人?郭种陈杜满,皆外姓之辈,何有族人出人头之地?』荀氏长老愤愤的将拐杖顿了一顿,『汝食二千石,族内紧裤腰!如此便是汝忠君爱国,重于社稷乎?』
『汝年幼之时,慈明多赞汝聪慧贤良,言汝定然是兴国安邦,光耀门楣之人,故而宁可舍弃自家子嗣,传家主之位于汝!』荀氏长老盯着荀彧,沙哑的声音像是刀子一样扎向了荀彧,『然则如何?!兴国安邦莫须有,光耀门楣定然无!去年冬日大雪,荀氏子弟之中冻死二人,伤五人!无他,便是汝一心为国,公平公正,使得荀氏子弟无足炭可用!天寒亦不得不出外樵采所致!』
『汝虽说事后抚恤,倒也稳妥,然则虽说旁支,亦为荀氏骨血!岂可轻弃之?汝欲求公平公正,然则曹氏夏侯氏,严寒之下,可有冻毙于城外之人乎?老朽已经是风烛残年,尤奔波于外,非老朽之所欲,乃求荀氏一族得以绵延!』
『今日之事,乃自汉孝昭帝始,祖传旧制!』荀氏长老继续说道,『曹公罢沽酒,言及伤农,又不延为惯例,吾等也就认了,然则如今侵盐铁,此乃各族根本,岂可任其摆布!』
曹操要改进盔甲,自然是需要集中工匠来研制,只不过曹氏夏侯氏家族之中能有多少合格的铁匠?所以很自然的,抽调各族的工匠也就成为了必然,而对于颍川,或是豫州的这些家族来说,工匠也是他们的一项重要资源,现在被曹操这样划归到了曹洪之下进行管理,管着管着,可能就改了姓氏,变成了曹家的人了……
这叔叔婶婶的,如何忍住的?谁的心中会满意得笑开花么?会心甘情愿的说没关系,曹老板都拿走,我们全部都是自愿降工资的么?
荀氏长老也没想从荀彧这边得到什么答案,因为他了解荀彧,就像是荀彧了解他,所以荀氏长老又用拐杖撑着,站起了身:『此事,某知道也瞒不住汝……老朽也不瞒你,庄中还有郭氏陈氏,汝若是依旧还说什么忠君爱国,便领兵前来,将老朽等人一并打杀了就是!哼!汝,且好自为之!』
说完,荀氏长老便一甩袖子,拄着拐杖登上了车,然后将头扭到了一边,也不看荀彧,径直下令继续前行。
荀彧拜于道左,直至荀氏长老远去之后,才慢慢的直起腰,神情多少有些落寞。
『奉孝啊……若是你于此地,你会怎么做……』
(风儿轻轻的撩起荀彧的衣角,然后在荀彧的腿脚边摇曳着,半响之后看着荀彧竟然呆呆的站着,既不给关注收藏,也不给月票和推荐票,顿时恼怒的一转身,哼的一声便走了……)
……╭(╯^╰)╮……
秦天燼
『什么?!』
曹洪站了起来,又将马扎带倒在地,咣啷一声。
『启禀父亲大人,确是如此……城中多言乃骠骑欲害曹公,故而使贼胁迫工房管事……』曹馥禀报道,『先是假以良品售卖于某,后悄然换为劣等,使得吾军害于战场之中……』
曹洪胡子不停的抖着,这,这他娘还能这么编么?
可是问题是逻辑上,似乎也说得过去。
本身骠骑斐潜和曹操是对立的,所以使出什么手段都是自然,同时如果确实变成了像是传言所说的那样,先是用好的东西来蒙混过关,等后来就用大量的劣质盔甲来使得曹军的战斗力下降,也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可是,他娘的这是当曹氏夏侯氏的人都是傻子么?
即便是曹洪,在其他事情上贪婪,但是至少军用物品还是要亲自检验一番的,更不用说更加严格的夏侯惇那边了……
现在军队基本上都是曹氏夏侯氏直接统领,即便是有个别蠢货没长脑袋会被蒙蔽,但是绝大多数的曹氏夏侯氏子弟,断然是不会无动于衷看着这种事情发生的,所以这种说法便是只能蒙蔽普通人,在曹洪这里根本就不能成立!
曹洪冷笑道:『哼!好大的胆子……以为吾等皆愚钝之辈不成?!』这不仅是在侮辱曹洪的人格,还顺带在侮辱曹洪的智商!
曹馥闻言也是大怒,便说道:『待孩儿再去探查,究竟传言来于何处?查根究底,也将将其重重治罪!』
『且住!咳!不必去了!』曹洪叫住了曹馥,然后沉吟许久,最后叹息一声,『去将工房管事以贪财误事,乏军兴之罪,斩首示众了罢!』
『父亲大人!』曹馥不能理解。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某说了,此事……』曹洪闭上眼,『便暂且如此了结!』
通敌么,自然是大罪,可问题是,这个『敌』本身的定义就是模棱两可。
若说是骠骑将军是敌人,可问题是骠骑将军开疆辟土,而且还是大汉朝廷才册封不久的正儿八经的西京大都督,同三公,然后这样的人是敌人,那么骠骑的敌人又是谁?
这是首先,名义上说不过去。
毕竟很多事情在台面下做可以,但是拿到台面上来,就多少有些尴尬了,就像是**萌妹,穿着裙子自然是一切妥当,可是脱下**就多少有些违和了。
再其次,真要追究起来,许县城中,和骠骑将军斐潜有来往,有『通敌』嫌疑的,只有工房管事一人么?
若是真的以这种罪名严查下去,怕不是许县之中多少官吏立刻战战兢兢,风声鹤唳,生怕自己被牵连其中,那么在这样的氛围之下,还能有什么工作效率么?春耕之事,难免又出问题,然后再影响到今年收成……
年少不曾輕狂
最后,这样的传言出来,也等于是告诉曹洪,现在已经牵扯到了骠骑了,再往上,那就是天子了,当然,不是说这个事情是天子授意,毕竟天子刘协也没有那个能力,而是在隐晦的表示,收手吧,再下去就捅破天了……
曹洪仰头望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来人……卸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